想開咖啡館卻沒資金,將想法放上眾籌平臺或許就能當上老闆;想請明星拍部電影,通過眾籌募集資金也許就能實現願望。時下,一股眾籌創業熱正在民間迅速升溫。4月21日,國內首個由地方政府主導開發的眾籌產業園也在揚州落戶。眾籌創業究竟是什麼,為何受到從民間到官方的熱捧?記者近日進行了探訪。
  投7800元就能成咖啡館老闆,看似天方夜譚,但在常州百人咖啡館的發起人黃勇看來,現實已近在眼前。4月30日,他的租房手續進入最後審批,一旦通過,擁有100個老闆的咖啡館將在常州著名的創意基地運河五號開業。
  今年初,黃勇在微信上發佈了一份極具感染力的計劃書,闡述了招募100位合伙人共開咖啡館的想法。計劃書在微信上被不斷轉發,不到1個月就有150多人報名,其中不但有老闆、白領,甚至還有賣了20多年餛飩的60歲老阿婆。51歲的顧慶輝坦言:“參與這個計劃不為了收益,而是看中了黃勇的創意,這種網上拼團式的創業模式,花錢不多又能幹大事,讓人躍躍欲試。”
  黃勇不是第一個在網上眾籌開店的,目前全國以咖啡館為載體的眾籌項目已達300多個。眾籌由發起人、跟投人和籌資平臺構成,因為聚少成多降低了創業門檻,深受網民歡迎,開咖啡館和拍小電影成為目前應用最多的領域。而現在,這種商業模式正超越“草根”範疇,一些地方政府看好眾籌模式對實體經濟的拉動積極介入,並衍生出眾籌產業園這一升級形態。
  走進位於揚州的江蘇信息服務產業基地,剛剛掛牌的“中國創谷”眾籌產業園區正在建設。“與一根網線加一臺電腦的‘草根’眾籌平臺不一樣,我們有線上平臺和線下物業、服務,是一個服務業實體。”負責“中國創谷”項目開發的揚州泰達建設公司發展部副部長燕亞飛表示,產業園將先建立公共的眾籌網站平臺,然後以眾籌網站作為孵化器完成項目研發,再向園區企業發佈,形成合作後,平臺提供籌資以及直到項目實施的創業服務。
  發起者從“草根”升級為企業乃至政府,眾籌項目的內容也隨之升級。從事“中國創谷”眾籌平臺運營的眾籌網絡科技公司負責人謝恆義說:“比如我們會舉辦眾籌嘉年華,以嘉年華的名義通過眾籌網絡平臺發佈消息,首批推出1000張票,每張只有10元,然後就有了1000名基礎游客,足可以吸引車商來發佈新車,此時再推出1000張票,每張是50元。每一輪我們都可以引進新業態並適當提高票價,幾輪下來就能籌集到成本。各種大型活動都可以此低成本組織。”
  “眾籌其實不算新生事物,合伙做生意、搞私募基金都是眾籌的原始形態,但借助互聯網,眾籌範圍成幾何級數放大,甚至拓展到陌生人之間,人多力量大,風險也隨之放大了。”江蘇石立律師事務所律師劉志偉認為,眾籌融資適用於初創企業或中小企業的起步階段,不失為解決中小微企業、三農領域融資難的又一渠道。但是,眾籌的核心在於籌集資金,相當於融資,不僅得不到現有法律的支持,而且在相關監管還未到位的背景下,極易出現風險。
  “最近網貸公司的倒閉潮便是眾籌風險的集中體現。網貸公司以高回報眾籌的方式募集資金,再向下游投資,但由於近期經濟不景氣,一些網貸公司出現虧損、倒閉、跑路的現象,跟投者索債無門。實體經濟可以借助眾籌模式做大,但應註意避免對經濟秩序和社會造成危害。”劉志偉說。
  在燕亞飛看來,控制風險也是眾籌產業園立足之本:“公信力和資產保證,是產業園形態的‘中國創谷’與其它眾籌平臺相比最大的優勢,也代表著眾籌模式的發展方向。”揚州市廣陵新城管委會是“中國創谷”的第一大股東,所以眾籌產業園將以政府誠信和投資為擔保,資金安全基本能得到保障。而且眾籌產業園不僅有線上業務,線下還有物業資產,即使發生債務,也能實現兌付。
  眾籌可以各種形態與現有產業交融,但因投資人分散而資金又集中於一個平臺,項目管理水平關係生死。揚州大學互聯網經濟研究學者王小龍建議,眾籌平臺運作須透明,投資者要能及時瞭解自己的資金去向、項目實施進度及項目經營風險。此外,除了行政、行業監管必須完善,平臺本身也需形成類似於淘寶的第三方評價監督體系,做到即使不能完全避免欺詐,但一旦發生即可追究法律責任。
  準備大展宏圖的黃勇告訴記者,借鑒了許多眾籌咖啡館失敗的案例,他決定請專業管理團隊管理咖啡館,避免股東多帶來的決策混亂,所有賬務面向跟投者透明公開,年底統計利潤,其中30%作為下一年的運營成本,70%按照人數進行平等分紅。如果虧損,跟投者可在2年內全款退出。本報記者 蔡煒 顧敏 張晨
  (原標題:眾籌創業,夢想發芽當防雜草瘋長)
創作者介紹

高鐵

gj23gjspm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