□東方今報首席記者 張姍姍/文 見習關鍵字記者 侯俊彥/圖
  【對話動機】
  黃濤的簡歷,會讓一些人感到不可思議:輟學、打工、流浪異鄉,十年之前的經歷就像部小型的“悲慘世界”;外資企業副總、省級媒體記者、動漫公司董事長,十年之間的經歷順風順水,當鋪卻依舊有些風馬牛不相及。
  但是接觸到黃濤之後,也許你就會相信,有時候景觀設計夢想真的能給人生帶來“奇跡”。黃濤就是個有夢想,並且從未放棄追夢的人。
  ◎永澎湖民宿遠別忘了為什麼出發
  記者:和你離開學校、四處打工的關鍵字生活相比,進入外資企業應該算得上是你事業路途中的一個轉折。一家外企為什麼會錄取一個沒有很強的職業背景,並且只有高中學歷的人呢?
  黃濤:其實第一次應聘時,對方聽到我沒有學歷就已經把我拒絕了,甚至連我的簡歷都沒看。但是離開這家公司的時候,我忽然覺得好不容易來了一次,不應該就這麼放棄,就又回去了。我直接敲了總經理辦公室的門,請他抽出五分鐘時間,看一看我的簡歷。
  記者:簡歷上都寫了什麼?
  黃濤:有六頁,第一頁是一封信,寫了我自己上學、輟學、打工的經歷。後面的幾張還寫了我對生活的認識,自己的價值觀。
  記者:對方就被這樣一份簡歷打動了?
  黃濤:其實時至今日我都不明白他為什麼錄用我,也沒有問過。但自己想著,也許他從我身上看到了年輕時候的自己,我們兩個的身高、體型,連說話語氣都很像,都是學歷很低。有時候我覺得,他給了我一個機會,就像給曾經的自己一個機會一樣。我到現在都很感謝這家企業。
  記者:那為何沒有在這家企業長久待下去?
  黃濤:我兒時就有個做記者的夢想。在這家企業中我是宣傳策劃總監,工作中一直和媒體打交道,實現這個夢想的願望就越來越強。而且我也希望自己寫的文字能有一個更大的平臺,給更多人看,得到更多人的認可。
  記者:2008年你註冊了麥草動漫,之後從媒體辭職。好像每一份工作都是你的“跳板”,有種騎馬找馬的感覺,你心中會不會有一個比較明晰的目標?
  黃濤:其實我走的每一步都是在實現夢想。我記得讀高中時,曾在紙上列了18個一生要實現的夢想,其中有一些現在已經記不起來了。但是記得的,我就一定要去實現。比如當記者、當廣告人、當老師、有自己的公司,都是我早有的夢想。
  我進報社時就曾跟我的主編說,總有一天我要離開去創業,後來辭職時,主編還記得這句話,他說他很欣賞我,因為即使已經過了許多年,我依舊沒忘記最初的想法。
  ◎品牌的價值大於金錢本身
  記者:你好像在所有的場合都穿著印有二兔形象的衣服,有什麼特別含義嗎?
  黃濤:對,從2010年創造了二兔形象開始。
  記者:有沒有人建議你,在某些場合應該穿一些比較正式的服裝,比如簽約。
  黃濤:很多人這樣說,但我就這樣,願意就簽,不願意就算了。事實是沒有人會因為這個不跟我簽約。
  有時候參加活動,別人都會主動拉著我跟人介紹,說這是二兔的創始人,一年四季都穿二兔。現在這(衣服)已經成了我的標簽了,也是對二兔的很好的宣傳不是嗎?
  記者:可你的員工似乎並不是都穿這樣的衣服。
  黃濤:我們公司最核心的價值觀就是快樂並傳遞快樂。我們公司有個麥草軍規十二條,最後一條是如果有一天對面的公司多給你開出200元,希望你留下來,我們一起做大事;如果有一天你在這個地方感覺不快樂,希望你離開,因為生命的質量比薪水待遇更重要。
  記者:你算不算一個很好說話的老闆?
  黃濤:其實我在不在公司都一樣,大家從不把我當老闆。但是有兩件事是不能商量的,第一個是遲到,我自己創業這麼多年,只要人在鄭州,就必須到公司報到。在這裡,遲到不會有人盯著你,但是遲到三次就可以自動離職了。
  記者:第二件呢?
  黃濤:公司有一條底線,就是對外會影響公司品牌的事情,絕對不能容忍。比如一次活動抽獎,一個客戶抽到二等獎,領獎時員工說二等獎沒了,給個三等獎吧。對方就很不高興,投訴到我這裡,我直接把這個員工開除了。我覺得出現這種情況,你可以先告訴對方向我請示一下,你也可以當場決定把二等獎變成一等獎,但怎麼也不能是三等獎呀!
  記者:在你看來,公司品牌比金錢更重要?
  黃濤:對,品牌的價值是多少錢都換不來的。
  記者:每年中國都會有大批動漫公司死掉,你自己有信心嗎?
  黃濤:對,中國的動漫產業鏈不健全,盈利模式也不清晰,還有一個特點是做得好的基本上都是外行,因為內行會做動畫卻不懂市場。不會營銷的動漫公司,很難長久發展。
  我並不擔心,我從進這行第一天就在琢磨怎麼樣吸引投資,怎麼樣盈利。今年4月我們已經簽下了一個投資大單。
  而且我們一直在開發新產品,比如以二兔為基礎做了“二兔郵包”,每月一期,直接寄給小朋友。每期一個主題,有漫畫繪本、光盤、手工藝品等,小朋友看完漫畫需要自己根據主題做一個手工。這個產品的定位就是“未來領袖的工具箱”,這個是面向全國去做,在兒童的領導力創造力教育上也是一個領先品牌。
  ◎夢想讓二兔成為一代人兒時的記憶
  記者:據說現在新一部二兔動畫已經在創作了。相較前一部有沒有一些變化?
  黃濤:最直觀的是二兔的顏色變了,我們選擇了最著名的卡通形象之一——維尼熊的顏色。選這個顏色的原因很簡單,很多兒童用品、食品都是這個顏色,說明這是小朋友最喜歡的。
  記者:你覺得自己是特別聰明,還是有些懶呢?
  黃濤:很多東西都是集眾多大師的心血設計出來的,也是經過數十年、上百年的調試和驗證的,你為什麼非要自己再去驗證一遍呢?
  記者:二兔的夢想還是要種出吃了永遠不餓的胡蘿蔔嗎?
  黃濤:是要種出美味百變的胡蘿蔔,現在的小朋友可能不會去想吃了永遠不餓,而是美味百變,比如你心裡想著蘋果,它就是蘋果的味道。
  這一部的最大特色就是關於夢想,動畫中的每一個角色都有夢想,二兔是,反面角色也是。每個角色都在為夢想奮鬥,這裡面沒有暴力動作和語言,是一個很快樂的片子。準備2014年1月就在央視開播了。
  記者:你不是說無論多久都不會忘記最初的夢想,為何要改變二兔原本的夢想呢?
  黃濤:我覺得夢想應該是這樣的,很少人會有一個終極夢想,也不會只有一個夢想,所有的夢想都會隨著外界環境和個人的發展隨時有變化。
  記者:你關於現在的公司、關於動漫有沒有終極夢想?
  黃濤:我們要做一個受人尊敬的公司,能夠實實在在提供兒童喜歡家長放心的動畫作品,給孩子帶來快樂。等到20年、30年後,很多人聚在一起會說“我是看著二兔長大的”。這不是花錢能買來的,這就是我創業的夢想。
  記者:就像曾經一代人心中的黑貓警長?
  黃濤:對,就是一代人兒時記憶的一部分。一鍵分享到【網絡編輯:李鵬勛】【打印】【頂部】【關閉】
     (原標題:今報面對面之“二兔之父”黃濤 讓一代人看著二兔長大)
創作者介紹

高鐵

gj23gjspm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